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99多棱镜,胡杨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109|回复: 1

“老厌头子”颜廷江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20 11:19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作者:李志忠
   
    文革后1979年国营企业恢复了接班制度。当我从农村迁回户口返城接班不到一个月时,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接班制度又被马上叫停了。我庆幸自己成了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返城为数不多的幸运儿。
    我接班是在我父亲原建筑单位,我参加工作等待我的是学徒瓦工,初来乍到也不了解情况,和一个“力工倒差”改职成瓦工的王师傅签订了师徒合同(力工最高级别为4级,瓦工最高级别为八级)当年我所在建筑队老瓦工师傅们都是在6级以上,我和“力工王”签订了师徒合同,在小队里炸开了锅。说什么的都有,有说“这小子根本不想长期在这干;有的说没准儿下一步就撩杆子了。”不管别人说什么,父亲的话是牢牢记在我心里:“要和师傅学好本领,尊敬师傅,师徒如父子啊。”我每天上班进入施工现场前,我都把师傅工具带好,吃饭时把饭和水都端到师傅桌前,生怕哪有做不到的地方。我每天干活都提心吊胆的,不是这个师傅傲唠一声:“这砖你咋切的,都歪成啥样了,”再就是那个大工匠师傅傲唠一声:“这墙抹成这奶奶样我们都跟你吃锅烙啊。”最可气的是我们瓦工组长(七级工匠)颜廷江,当年56岁,绰号“厌挺犟”,背地都叫他“死老厌头子”顾名思义颜廷江是个啥样人吧。这个“厌挺犟”整天看着我,到处挑我的毛病,弄得我几次都下不来台。一次,我把一个墙跺子砌歪了自己没看出来,就下班回家了。第二天早点名会上,队长表扬“厌挺犟”时说:“昨天收工之前小李子(是在说我)把一个主墙跺子砌歪了,为了不影响第二天施工进度,颜师傅和另一名同志把墙跺扒了又重切的。小李子的这月奖金扣除。”
    时过境迁,1983年7月全局建筑系统开展木工、瓦工、油工三大工种技术打擂赛,按要求建筑队三个小队65名瓦工只能选拔出(俩人一组)一对去参赛。预选那天也不知为什么,阴差阳错的我竞和“厌挺犟”分在了一个小组。甭管怎么说吧,比赛是头等大事,也想不了那么多了。通过理论考试、实际操作,你还真别说,我和死老厌头子“厌挺犟”在30多对瓦工选手中竞脱颖而出,取了第一名的好成绩,代表建筑队瓦工参加全局比赛。全局土建技术表演正式开始那天,“厌挺犟”的老伴和儿子也来了,她们拎着大包小裹里有面包、汽水、花生米、松花蛋、还有我最爱吃的香肠。老颜儿子送我一盒香烟,闲聊间隙,就见死老厌头子顺着声音过来说:好你小子,知道给老爸买烟了啊。见我们两年轻人有说有笑的,很知趣的走开了……。“厌挺犟”的老伴一再叮嘱我说:“孩子,干活悠着点,可别累着啊。”按比赛项目是房屋抹灰工程,比赛选手多、技术要求高。全局选拔出12对精英高手在此次决一雌雄。每对选手抽签大约80多平方米不等的面积,房屋天棚、墙壁、地面等3天时间抹灰工序扫地出门。比赛进行到第二天时,我的双手让水泥灰浆连泡再烧都是大泡。这死老厌头子不关心我也就罢了,还阴阳怪气的说:“干活得找巧门,着急容易出秃子。”第三天为了赶工程进度,我俩午饭都没顾上吃。
    在技术打擂赛结束公布成绩时,迟迟听不到我和死老厌头子的成绩,就在我一筹莫展时,老厌头子突然对我的肩膀头猛拍一下子:“你听听!”“建筑一小队颜廷江、李贵生,综合成绩是96.85分,第一名……!”这时我就见死老厌头子两只眼睛流出了激动的泪花,又猛然间老颜师傅一下在我的眼前仿佛变得高大起来。
    通过这次全局技术打擂赛,同时改写了我和颜廷江师傅工作和生活命运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0 14:08:4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章真感人,项!有很多是当年的感觉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